2010.01.09 / 心情
晚上的時候突然就很想李赫海,
或者說,是想念一天到晚嘀咕著李赫海神神叨叨的自己
然後就跑來了廢柴,看了看以前寫的東西
難過的不能自已
再也回不去了

寫南京的應援報告貼的時候
真的就是傳說中的,忘詞 吧
我不知道寫什麽好,腦子里很清楚的記得應援初衷是讓赫海看到喜歡李赫宰和李東海的娃們自己的應援
用更馬克思一點的話說叫做,實現赫海飯們的自我價值
然後,再翻了翻一年前的話,那樣的話,就,怎麼都打不出來了

今天很想李赫海,然後感覺到了自己和他們恰恰恰好的距離
原本尚有50%的可能性去北京,計畫也給親愛的媽咪徹底PASS掉了

真的很快,轉眼就2010年了
然後看見了顏蓓蓓的簽名,【一生能有幾個十年】 好淚的話。。

新年新氣象,我換了BO的背景音樂,【兩個恰恰好】,很輕快的歌
恰恰恰好的你們,再沒有其他了
而我,也在恰恰恰好的地方,做著恰恰恰好的事情